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本山带谁上春晚宋小宝{疯狂相亲}台词
发布时间:2019-09-2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赵:这一大早给我忙的,对呀!我得打个电话,喂!黄导啊,我是那个老来俏秧歌团的艺术总监。我,海燕。那什么,你们那相亲栏目,不是让我帮你找个人嘛,人我给你找着了。哎呀!行。你要审查审查呀,那行啊,那你什么时候来,一会就能到啊。哎,那一会,我搁家等你。唉唉唉,好嘞。(门铃响:叮咚)我的妈呀,这导演也忒快了,坐高铁来的咋的。

  宋:不是我谁呀,刘德华呀,瞧你那损出,损色,你瞅瞅,着急慌的,你让我来干哈呀。

  赵:前两回那事都怨我,没整明白,再加上我那老头搁里头一通搅合,给你弄得挺尴尬的。我这心里也不得劲。我琢磨着,找个机会补偿补偿你。

  宋:你可别介,这是干啥玩意呢,你老头那人挺好,咋两可不能干对不起他的事啊。

  赵:我跟那导演可熟了,我吧,就求那导演给你留个名额。你上那相亲,你说那啥样女的没有啊,对不对,你脚踢手扒拉,你想看啥样的,看啥样的。

  导演:我们这个节目啊,就是广泛选拔,是不是,这个小伙非常有特点,而且自己独创了一段舞蹈,听说搁网上非常火,我就借着你老人家这地啊,我审查审查他。没事先通知您,不能不帮助我工作吧。

  赵:不行 我得想办法,让你这头的风头盖过那头 我帮你打扮打扮 不是我说你 你说我认识你好几年了 你咋就还穿这身呢?你不能打扮打扮。

  导演:哎呀,这里头主要得介绍自己的自然情况,你得好好准备准备,听着没有。

  小伙:我给你说说,我是一个从农村来到城市打工的普通男孩,但是通过我的努力,我现在已经是国际公司的原材料加工部门总管。

  小伙: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妈就去世了,靠我爸一个人打工把我拉扯大,为了不让我爸操心,我不光完成了我自己本科的学业,而且我还打工补贴家用。

  宋:你个完蛋的玩意,没事,我对付这样人是有针对性的。不能再让他唠了,快把导演给我运过来 !

  宋:你要跟我处长了啊,精彩不断,刺激无限。哎呀,你看这小伙长的,一看就才华横溢啊,有才啊,栏目名是你起的不。

  宋:不是,别害怕,我就这么个人。你看导演长的小伙。眉清目秀的,双眼爆皮,看这大鼻梁子,你看这大嘴叉子。

  导演:你就当这是录制现场,我们两个就是女嘉宾,你就随便展示啊,来别紧张,来。

  宋:好,对面的三位女嘉宾,你们好,我呢,哥跟你们说,我是一名来自大山深处的有志青年。

  宋:哎呀,唠现在,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,一晃好多年了,我也有理想,我也有愿望,寻思干点啥事业,没想到走一走,这左一步右一步,烧锅炉了,你说。

  宋:烧锅炉但是我也挺有才,我终于熬到了现在,熬成了一名管理两千多人的高级UFO。

  宋:那我那玩意也跟飞碟似的啊。就是大点,一点就着,一掰阀门嗤儿嗤儿嗤儿直冒气儿。

  宋:苦难历程,我也有,苦难的历程啊,得说这么回事,俺家我儿子啊,这么大的时候。他妈就离我而去

  宋:我才多大啊。离我而去,是我一把屎一把尿,把孩子拉扯大呀。我要不是为了我儿子。我早就找了,我就

  宋:你得说呀,我年轻的时候成招风了,就我年轻时候,我要遇着梁女士,我都不瞅一眼都,太胖,太宽。

  宋:对对对,我就这么忙的情况下啊,我还在一年之内,完成了三十六篇相声论文。对面的二号女嘉宾姜女士啊。

  宋:关于爱情啊,在我心里我是这么感受的。对于我来说,这个爱情啊,就用一句话就能包括了,就是苍蝇腿也是肉啊,有一个就行。导演呐,你快帮我找一个吧。

  导演:安慰安慰吧,安慰安慰。你要干啥啊,哭唧尿嚎你想干啥,你有点志气没,就什么事让你这么一哭唧尿嚎是不完了,全完了,一点事都没有了,没你啥事了,散了。

  宋:你说我来这些年了,就一件事没办成过在你家。对,肯定是这门挑我了。第一年来你家的时候,就因为我没走它。搁墙过来的。后来又奔六楼跳下去的。你说我到现在,都不知道咋回事。

  赵:黄导啊,那个,你来。我求求你了呗,那个小老头太可怜了,你就可怜可怜他吧,让他上。

  导演:大姨啊,我跟你说啊,实际上,这个老头。不适合上我们这个栏目。但是呢,外屋那小伙啊,极力推荐他。意思说如果他不上,自己都不上了。我看这种情况就搭一个吧。

  宋:哎呀妈呀,我得谢谢那小恩公主去,我得好好谢谢他,太够意思了,一般谁有这思想啊,

  宋:哎呀妈呀,你还来相亲来了,小兔羔子,你看我今怎么揍你的啊,你干啥,你给我站住。

  宋:你给我过来,这栏目上不上都不重要,做人得讲良心啊,你怎么还学会撒谎,扒瞎了呢。

  小伙:人家俺们串店名就叫国际公司,烤串不就我自己吗,那我不就是原材料主管嘛。说啥呢。

  小伙:本溪市烹饪专科毕业,那不本科毕业嘛,还好意思说我呢,你那两千多人的CEO我就不说啥了啊。还整一个煤炭什么燃烧,什么学术论文,咋回事。

  宋:导演,你来,你来,你来。这样情况下呢,我这么大岁数了,我就图个乐呵,我上不上都无所谓了,你看我儿子还年轻。你给他个展示才华的机会,儿子上。

  小伙:别的,给我爸一个机会吧,因为啥呢,我爸给我拉扯大也挺不容易的。我也想让他晚年过得幸福点。爸上。

  赵:撒手撒手,这到你手了就紧的锤吧,导演呐,我没明白啊,你不就一个名额呢,这咋两人都能上了呢?

  赵:都能上啊,都能上啊,哎呀我的天呐,恭喜恭喜,你们爷俩都能上,太好了。

  导演:这也把话说开了是不是。小伙子,我就奔你这独创舞蹈来的。你展示一下吧。

  宋:我儿子放出去都兜不住,走你。(小伙跳舞),好,好,好,儿子停吧。停停停。这一下够了啊,全都镇住了。这样儿子,对面的赵小姐你领走,这俩我领走。

  赵海燕:出去溜达溜达。赵本山:你老支我出去干嘛,你有事啊?赵海燕:我希望你把这个屋腾出来,我要用这个房子。赵本山:干啥呀?赵海燕:猜还猜不出来吗?赵本山:又要相亲?赵海燕:猜都猜出来了,对了。赵本山:你咋一到年根底下就扯这事呢,谁啊这是?赵海燕:不是我相亲,不是我相亲,我新认识一个老姐妹,给老姐妹找一个对象。赵本山:找对象上她那儿去,上这儿来干啥?赵海燕:正理都上男方家相亲去,关键男方家房子不行,一千多平住着人。赵本山:又是那个小宋是吗?赵海燕:你还挺聪明的,猜对了人。赵本山:咱俩不是一直这么过的嘛,还不让我进去嘛,这不是还交过桥费呢吧,我不出去不行啊?赵海燕:你不出去不好,你不出去也行,那个女的来了你接待一下。赵本山:我怎么帮接待?赵海燕:夸孙立荣。赵本山:又白又净,长得一米七的大个。上帝啊我我们又撒谎了。赵海燕:夸她的优点。赵本山:我夸她,咱们把孙立荣送走是咱俩共同的心愿。赵海燕:屋里头收拾收拾,够埋汰的。赵本山:收拾收拾。我就是该她的,是相亲的吧,坐。孙立荣:赵海燕呢?赵本山:刚出去你没有碰到吗?孙立荣:真有意思还躲出去了。赵本山:坐,你跟赵海燕怎么认识的?孙立荣:赵海燕总是教我扭秧歌,我还说这扭不扭呢?赵本山:我劝你别扭,容易受伤。孙立荣:我又不踩高跷?赵本山:我受情伤。赵海燕没给你介绍介绍?孙立荣:那介绍啥啊?这情况都在这儿摆着呢。赵本山:他这个个头你不挑吧?孙立荣:个头没问题。赵本山:就能跟他定了。孙立荣:大哥你看你。赵本山:我给你洗点水果,你上里屋待会儿,一会儿她就回来了,进里屋吧。赵海燕:宋小宝,别完蛋,到家门口了,怎么还打退堂鼓啊。走啊。宋小宝:赵海燕呐,你说我的心这个怦怦跳,就是我嗓子眼细,嗓子眼粗都能跳出来。赵海燕:怕啥,就是相亲,成算成,不成就拉倒。赵本山:我告诉你,这个女的不错,别整假的,这是个机会要把握住。赵海燕:来了?孙立荣:唠得咋样?赵本山:我都铺定了。孙立荣:你躲出去干嘛。宋小宝:你好,我自我介绍一下我。我跟赵海燕是舞伴,一起在一块扭秧歌,赵海燕你怎么不说,半夜睡不着觉就看书,成宿成宿地看,就迷上里面的唐僧,就不让孙悟空打那个白骨精,咱们秧歌队里面就缺这个八戒,这里面就是八戒,要是把那个八戒给整里面,就白话了。赵本山:拉倒吧,你看的是什么书看串了是怎么的?赵海燕:你上大屋去。你在这儿唠。赵本山:燕,有啥事,当面聊。赵海燕:不,你俩先唠,我跟他先唠会儿,唠吧。宋小宝:就不怕你的水来泡,你这个事也别太大了,别把我冲那屋去,那大哥是火命再把我烧了,你说咋整。赵本山:这花是给你的,你去年来不是信星座嘛咋还算命了呢?宋小宝:那是去年,去年信星座,今年信五行。孙立荣:那是五行。宋小宝:你说行就行,听你的,金木水火土六十年一轮回,金克木、木克火,火克水,水克赵本山:你克我。宋小宝:你啥名?赵本山:我是苦命。孙立荣:土命大哥你生我。赵本山:我跟啥玩意能生出你这黑货来。赵海燕:你俩去那屋,妹子人儿挺好的?宋小宝:挺好的。赵本山:各方面都同意?孙立荣:挺好。赵本山:没嫌黑?孙立荣:挺白的。宋小宝:你说的是牙吧,那是显得,大哥我给你讲个故事,大妹子你也听着,那年有一天没啥事我出去溜达,溜达溜达我就走在路灯底下看见这个女的,我就这么呲牙冲她一笑,那女的就跑,妈呀,见鬼了谁家的牙飘出来了,那以后我就不出门,出门就怕吓着人。赵本山:拉倒吧,你别这么整,这个女人你要掌握住,你没看见吗?特别有修养,别光吐痰,这是高尔基的诗,你不是说你看书吗?孙立荣:高尔基是哪个秧歌队里的?宋小宝:苏联秧歌队里的。孙立荣:高尔基是谁?赵本山:高尔夫是他大哥。宋小宝:高尔基又是谁呢?赵本山:像你我一竿子给你扔出去,那是个作家。宋小宝:还跟我急了呢。赵本山:你把这首诗,高尔基的《赵海燕》念一遍。宋小宝:大哥你教教我。赵本山:念诗要胸腔共鸣,脑腔共鸣,好几个腔共鸣放在一起啊。孙立荣:怎么回事?赵海燕:要比赛了训练呢。赵本山:在苍茫的大海上,乌云。宋小宝:狂风。赵本山:狂风卷积着乌云,在乌云和和大海之间,有一只赵海燕在高傲地飞翔。孙立荣:哎呦我的天。赵海燕:我们俩唠嗑,你们老招呼我,还说我高傲。赵本山:跟你做邻居真难,来第一句你喊出去,展示一下。宋小宝:共鸣,啊,赵海燕啊。赵海燕:妹子。宋小宝:你看把大妹子吓得一机灵。孙立荣:给我吓一跳,我没有准备。宋小宝:我给你念首高尔夫的诗。赵本山:基。宋小宝:高尔夫的基。赵本山:高尔基的夫。宋小宝: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,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让我们在这儿见面,在这儿黄昏恋,哎呀妈呀,大哥啊。赵本山:哎,兄弟。宋小宝:怎么这么有意思呢?大哥你这不是拿牙上架嘛。赵海燕:妹子他这个人可幽默呢,乐观主义总是这样。赵本山:有啥说的?宋小宝:没啥。赵本山:那就这么定了就完了。孙立荣:不吃饭了。赵海燕:啥,这可不是我抠,俩人出去边吃边聊。赵海燕:妹子改天秧歌队见,听你好消息,福分了,你在你这屋待着不许出去。孙立荣:大哥咱们俩去哪儿吃?宋小宝:你不是说咱俩单聊吗?大哥走啊。赵本山:我不去了。宋小宝:你看你客气啥?赵本山:你们出去吧,我在家吃点就得了。孙立荣: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这么大岁数了还客气什么,又不会让你上我那儿住去。宋小宝:赵海燕我怎么蒙圈了呢,这女的到底给谁介绍的呢?赵海燕:你把手撒开。赵本山:她攥的我。赵海燕:妹子你把手撒开,你啥意思?赵本山:我啥意思。赵海燕:这不是明白的呢,你嫌我在这个屋里碍事,找一个女的,把我轰出去,你俩好在一起。赵海燕:你说这是血口喷人。赵本山:你咋说的?赵海燕:咱俩虽然离婚了,没办法在一个屋里面住着,你愿意相中谁找谁去,我从来没有挡过你,给人家介绍对象,让你撬来了。赵本山:我怎么是撬的呢。赵海燕:不撬怎么送到你手来了呢?孙立荣:我误会了,给我介绍对象是他啊。宋小宝:可不咋的。孙立荣:这是你老伴?赵本山:不是,我是邻居,我们俩在一屋里住。孙立荣:赵海燕,你俩离了?赵本山:早就离了。孙立荣:大哥这么着,她不要你我要你,你跟我去过。赵海燕:你撒开。孙立荣:你看你不是不要了吗。赵海燕:我看你敢不敢走出那个屋。赵本山:妹子今天是误会一场,大哥没有那个福分,我这辈子就这么点福分,这颗心就在这个女的这儿,大哥不去了。孙立荣:大哥我瞅你挺可怜,我给你留个名片,以后受气上我那儿去,咱们俩成不了夫妻,我当哥哥养着你。赵海燕:我给你保管。孙立荣:燕,这么着。宋小宝:还有吗?给我一个?孙立荣:你去一边去吧,燕,我回去了,不管咋的我谢谢你,以后你再给我找老伴,照我大哥这样的给我选,和人类没关系那玩意儿,别给我介绍。赵海燕:我告诉你,你以后就给我当木乃伊,你就是烂了也别出这个屋。孙立荣:对不起了,小宋,又黄你了一回,一年一回。宋小宝:没办法,我都习惯了,赵海燕你可长点心吧,介绍对象都能介绍成这样,我看你乌咋乌咋你一身能耐,你怎么就长出息呢,赵海燕,我瞅这个克那个的,我看你就是克我,你瞅你那个损色。赵本山: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,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赵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。

  赵海燕:出去溜达溜达。赵本山:你老支我出去干嘛,你有事啊?赵海燕:我希望你把这个屋腾出来,我要用这个房子。赵本山:干啥呀?赵海燕:猜还猜不出来吗?赵本山:又要相亲?赵海燕:猜都猜出来了,对了。赵本山:你咋一到年根底下就扯这事呢,谁啊这是?赵海燕:不是我相亲,不是我相亲,我新认识一个老姐妹,给老姐妹找一个对象。赵本山:找对象上她那儿去,上这儿来干啥?赵海燕:正理都上男方家相亲去,关键男方家房子不行,一千多平住着人。赵本山:又是那个小宋是吗?赵海燕:你还挺聪明的,猜对了人。赵本山:咱俩不是一直这么过的嘛,还不让我进去嘛,这不是还交过桥费呢吧,我不出去不行啊?赵海燕:你不出去不好,你不出去也行,那个女的来了你接待一下。赵本山:我怎么帮接待?赵海燕:夸孙立荣。赵本山:又白又净,长得一米七的大个。上帝啊我我们又撒谎了。赵海燕:夸她的优点。赵本山:我夸她,咱们把孙立荣送走是咱俩共同的心愿。赵海燕:屋里头收拾收拾,够埋汰的。赵本山:收拾收拾。我就是该她的,是相亲的吧,坐。孙立荣:赵海燕呢?赵本山:刚出去你没有碰到吗?孙立荣:真有意思还躲出去了。赵本山:坐,你跟赵海燕怎么认识的?孙立荣:赵海燕总是教我扭秧歌,我还说这扭不扭呢?赵本山:我劝你别扭,容易受伤。孙立荣:我又不踩高跷?赵本山:我受情伤。赵海燕没给你介绍介绍?孙立荣:那介绍啥啊?这情况都在这儿摆着呢。赵本山:他这个个头你不挑吧?孙立荣:个头没问题。赵本山:就能跟他定了。孙立荣:大哥你看你。赵本山:我给你洗点水果,你上里屋待会儿,一会儿她就回来了,进里屋吧。赵海燕:宋小宝,别完蛋,到家门口了,怎么还打退堂鼓啊。走啊。宋小宝:赵海燕呐,你说我的心这个怦怦跳,就是我嗓子眼细,嗓子眼粗都能跳出来。赵海燕:怕啥,就是相亲,成算成,不成就拉倒。赵本山:我告诉你,这个女的不错,别整假的,这是个机会要把握住。赵海燕:来了?孙立荣:唠得咋样?赵本山:我都铺定了。孙立荣:你躲出去干嘛。宋小宝:你好,我自我介绍一下我。我跟赵海燕是舞伴,一起在一块扭秧歌,赵海燕你怎么不说,半夜睡不着觉就看书,成宿成宿地看,就迷上里面的唐僧,就不让孙悟空打那个白骨精,咱们秧歌队里面就缺这个八戒,这里面就是八戒,要是把那个八戒给整里面,就白话了。赵本山:拉倒吧,你看的是什么书看串了是怎么的?赵海燕:你上大屋去。你在这儿唠。赵本山:燕,有啥事,当面聊。赵海燕:不,你俩先唠,我跟他先唠会儿,唠吧。宋小宝:就不怕你的水来泡,你这个事也别太大了,别把我冲那屋去,那大哥是火命再把我烧了,你说咋整。赵本山:这花是给你的,你去年来不是信星座嘛咋还算命了呢?宋小宝:那是去年,去年信星座,今年信五行。孙立荣:那是五行。宋小宝:你说行就行,听你的,金木水火土六十年一轮回,金克木、木克火,火克水,水克赵本山:你克我。宋小宝:你啥名?赵本山:我是苦命。孙立荣:土命大哥你生我。赵本山:我跟啥玩意能生出你这黑货来。赵海燕:你俩去那屋,妹子人儿挺好的?宋小宝:挺好的。赵本山:各方面都同意?孙立荣:挺好。赵本山:没嫌黑?孙立荣:挺白的。宋小宝:你说的是牙吧,那是显得,大哥我给你讲个故事,大妹子你也听着,那年有一天没啥事我出去溜达,溜达溜达我就走在路灯底下看见这个女的,我就这么呲牙冲她一笑,那女的就跑,妈呀,见鬼了谁家的牙飘出来了,那以后我就不出门,出门就怕吓着人。赵本山:拉倒吧,你别这么整,这个女人你要掌握住,你没看见吗?特别有修养,别光吐痰,这是高尔基的诗,你不是说你看书吗?孙立荣:高尔基是哪个秧歌队里的?宋小宝:苏联秧歌队里的。孙立荣:高尔基是谁?赵本山:高尔夫是他大哥。宋小宝:高尔基又是谁呢?赵本山:像你我一竿子给你扔出去,那是个作家。宋小宝:还跟我急了呢。赵本山:你把这首诗,高尔基的《赵海燕》念一遍。宋小宝:大哥你教教我。赵本山:念诗要胸腔共鸣,脑腔共鸣,好几个腔共鸣放在一起啊。孙立荣:怎么回事?赵海燕:要比赛了训练呢。赵本山:在苍茫的大海上,乌云。宋小宝:狂风。赵本山:狂风卷积着乌云,在乌云和和大海之间,有一只赵海燕在高傲地飞翔。孙立荣:哎呦我的天。赵海燕:我们俩唠嗑,你们老招呼我,还说我高傲。赵本山:跟你做邻居真难,来第一句你喊出去,展示一下。宋小宝:共鸣,啊,赵海燕啊。赵海燕:妹子。宋小宝:你看把大妹子吓得一机灵。孙立荣:给我吓一跳,我没有准备。宋小宝:我给你念首高尔夫的诗。赵本山:基。宋小宝:高尔夫的基。赵本山:高尔基的夫。宋小宝: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,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让我们在这儿见面,在这儿黄昏恋,哎呀妈呀,大哥啊。赵本山:哎,兄弟。宋小宝:怎么这么有意思呢?大哥你这不是拿牙上架嘛。赵海燕:妹子他这个人可幽默呢,乐观主义总是这样。赵本山:有啥说的?宋小宝:没啥。赵本山:那就这么定了就完了。孙立荣:不吃饭了。赵海燕:啥,这可不是我抠,俩人出去边吃边聊。赵海燕:妹子改天秧歌队见,听你好消息,福分了,你在你这屋待着不许出去。孙立荣:大哥咱们俩去哪儿吃?宋小宝:你不是说咱俩单聊吗?大哥走啊。赵本山:我不去了。宋小宝:你看你客气啥?赵本山:你们出去吧,我在家吃点就得了。孙立荣:咱们不是说好了嘛,这么大岁数了还客气什么,又不会让你上我那儿住去。宋小宝:赵海燕我怎么蒙圈了呢,这女的到底给谁介绍的呢?赵海燕:你把手撒开。赵本山:她攥的我。赵海燕:妹子你把手撒开,你啥意思?赵本山:我啥意思。赵海燕:这不是明白的呢,你嫌我在这个屋里碍事,找一个女的,把我轰出去,你俩好在一起。赵海燕:你说这是血口喷人。赵本山:你咋说的?赵海燕:咱俩虽然离婚了,没办法在一个屋里面住着,你愿意相中谁找谁去,我从来没有挡过你,给人家介绍对象,让你撬来了。赵本山:我怎么是撬的呢。赵海燕:不撬怎么送到你手来了呢?孙立荣:我误会了,给我介绍对象是他啊。宋小宝:可不咋的。孙立荣:这是你老伴?赵本山:不是,我是邻居,我们俩在一屋里住。孙立荣:赵海燕,你俩离了?赵本山:早就离了。孙立荣:大哥这么着,她不要你我要你,你跟我去过。赵海燕:你撒开。孙立荣:你看你不是不要了吗。赵海燕:我看你敢不敢走出那个屋。赵本山:妹子今天是误会一场,大哥没有那个福分,我这辈子就这么点福分,这颗心就在这个女的这儿,大哥不去了。孙立荣:大哥我瞅你挺可怜,我给你留个名片,以后受气上我那儿去,咱们俩成不了夫妻,我当哥哥养着你。赵海燕:我给你保管。孙立荣:燕,这么着。宋小宝:还有吗?给我一个?孙立荣:你去一边去吧,燕,我回去了,不管咋的我谢谢你,以后你再给我找老伴,照我大哥这样的给我选,和人类没关系那玩意儿,别给我介绍。赵海燕:我告诉你,你以后就给我当木乃伊,你就是烂了也别出这个屋。孙立荣:对不起了,小宋,又黄你了一回,一年一回。宋小宝:没办法,我都习惯了,赵海燕你可长点心吧,介绍对象都能介绍成这样,我看你乌咋乌咋你一身能耐,你怎么就长出息呢,赵海燕,我瞅这个克那个的,我看你就是克我,你瞅你那个损色。赵本山:在苍茫的大海上,狂风卷集着乌云,在乌云和大海之间,赵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