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  • 暂未上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荣誉资质
宋小宝的你是不是傻出于哪部小品
发布时间:2019-09-2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赵:没关系是没关系,你找一个咋地也得比我强啊,要不白找了么,呵呵呵,我帮你把把关

  女:你愿意要啥你都拿走。哎,可真是得,自从打我会扭秧歌之后,你看看我这人缘!主动往咱们家送饭得,送药得,还给我送着暖水袋地

  女:照顾我照顾地多详细。今天这饭也送来了,你那上外嚼,拿,你出去吃去,去吧

  赵:这不显的你火吗,你这应接不暇吗,左一个右一个谈,不显得你身价高了么!行不行?

  女:(与上几乎同时说)拉到吧,你不能出了,你这出了撞上没法说,不行你从窗户走吧

  宋:表哥呀!诶油我天呐,那表哥在,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呢,(拍手)什么礼物都没带,两手空空,表哥,你好(握手)没带什么礼物!

  女:啊!哈,哈,我忘了,我去烧水去,您俩唠啊,后遗症,说啥话啊,招头不招尾得,被往心里去啊!

  宋:笑(往一起串)哎呀,真不容易呀,伺候这么个瘫痪地表哥二十多年,不简单呐!

  宋:(拍海燕)别瞎问!我是男的!(拉长音)你说你们这几个人,谁得谁问,谁得谁问,这几个小老太太一天把我问蒙圈啦都!呵,给我问地握各个都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了,这一天天地!现在上厕所我都不知道是蹲着好还是站着好,你说说(拍手)

  女:我吧!我是想问你啥呢!呵,自从打我会扭秧歌,你说我家问口,给我送饭,给我送药,还给我送热水袋,知道我这老寒腿,呵呵,你说多细心,这么体贴照顾我,呵,除了你这细心的人,没别人!

  宋:呵!爱情都是无私地!海燕呐!(抽)你既然对我没什么别地看法,那咱们都这么大岁数了,别扯那些个没有用地了,那个,明天呐,我就搬过来咱们一起住吧!

  赵:我搬出去?你让我上桥洞住去啊?咱不讲好了!你那不有一千多米用,房子吗?

  宋:我内一千呐!太旷,太大啦,来回求点东西都得用车推呀!我内屋灰也大,像咱们这么大岁数,收拾一回,太费劲呐!

  宋:两千多人我都伺候了!不差表哥这一个人!等我过来了,我跟海燕一起伺候你!表哥!我伺候人,伺候地,可好了呢!(贱声)哈哈(笑+抽+往死笑)!

  女:不是,这话赶话唠叨这儿了,他也没说非得要搬过来!也没说撵你走,你又过来干啥呀!

  女:怎么地?我说老头不行你咋还不愿意呢?老头怎么地,老头不行,老头有病!

  赵:你不能能么整啊!你搞对象你就说你地事得了呗!人老头好好得,咋又不生啦呢!

  赵:你谈对象谈你地,是不是,也没说不让你谈对象!你别埋汰你老头,你老头好好得!另外你还说不生,不生孩子哪来得!你都有孩子了,孩子都有孩子了!你就实实在在地,你们俩成了,成了就赶紧,各一块堆,好好过两年!

  女:我就想跟他说内意思,就是我轻手利脚地,我啥负担也没有,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!

  女:你这呼噜多大呼噜哇!你看看人家那呼噜!那家时,吓死你!你刚一睡着,给你吓醒了,你踹一下,不睡了!瞪眼瞅你各那睡!像守灵是地,吓人不?你说你吓人不!?

  赵:这儿边打点呼噜你睡不着,人,内边就等你睡,你睡着了之后,天亮了人才睡!你不寻思!你好哇?

  赵:你自从练扭秧歌开始,就没得好!这家伙,一天画地像妖精是得!第一次扭秧歌回来了,那家伙,那脸画得,像乌眼青是得,各大门口,哐差,一按呐门铃,就不进屋了,我趴门眼那一看,我以为我妈回来了呢!我随后我就烧纸,各那磕头哇,这一上午!这人就不进屋,后来各门课睡着了!

  咱俩今后哇,就谁也别管着谁,我这门你不许进,我只要往里屋踏进一步,广我要过桥费,五块!后来我给她,各这叠叠被,各这屋睡会觉,各我这脑门这贴个条,说是,违停!罚款一百!

  赵:我告诉你,也就我这样地,你要想跟人家好好过,坦诚得告诉人家你又啥毛病,我祝福你们!是不是?

  赵:就这老头,说是话,这人挺好,人家又给你送暖宝,又给你送这送那个得,一般人能吗?一瞅就说实话地人,是你送得,好?

  我天天把饭给你做好了,我不敢给你端去,怕你不吃,完事,我就给你放外头,我说有人给你送饭,这家伙过去做饭,你,那个这个!

  赵:可不是么?原来就是不香么!这,放外面放一会,这拿回来,这家你吃滴!那就变味儿了!你说说。

  另外你还得注意她腿也不好,有老寒腿,腰又疼,我又给她送暖宝,以后哇,你们俩好好过,只要这儿屋给我腾出来,你就上他那一千平米住去,

  你可长点心吧,这才是最最疼你的人,这才是最爱你地人呐,你可别瞎整了,还把我领家来,你胆儿,多肥呀你!

  宋:原来内,烧小锅炉,就这么大,摇啊摇啊摇啊摇,当!呵!崩苞米花,呵呵呵!

  后来改烧大锅炉了,原来吧,我这色也没这么深,咋回事呢,内回吧,这锅炉里面就缺煤了,炉子里缺煤,我着急往炉子里推煤呀!

  推一小车煤,跑快了,到炉子门口也没撒住车,连我带车一招射炉子里去了!这是我腿脚快爬出来了!哈哈(笑+抽)

  宋:这儿人好人啊!我跟大哥比不了,海燕呐,你可长点心呐,找这么个人不容易,这么大岁数了,还扯啥呀!